随安.

挚爱江晚吟

【桑仪】思岚(一)

#接上次脑洞

#ABO

#人物归秀秀,欧欧西归我


       话说最近修真界发生了几件大事,一件是那姑苏蓝氏的小双壁之一的蓝景仪竟然分化成了地坤,这地坤本就稀少难得,如今这姑苏蓝氏又出来一个优质地坤,怎能不让人心动?


        第二件便是再选仙督,挑来挑去,最后还是只有四大家族的人有那个实力和威望,兰陵金氏金如兰自家的烂摊子尚未解绝,哪有空去继任仙督统领百家,云梦江晚吟性子暴躁,蓝曦臣倒是不错的人选,可他自观音庙一战后便闭关不出,最近 刚刚出关,且他生性温润,蓝氏家教又严,一旦碰上棘手的事情,不方便和人多费口舌,如此,便就只剩下聂怀桑了。 聂怀桑何许人也?当年一问三不知的名号可是闻名修真界;自他大哥死后也是不改原样,可最近他开始锋芒毕露,几次清谈会倒也主持的有模有样,不比蓝家那位长辈差。于是,这仙督一任便落到了他头上。
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最后一一件,便是和以上两人都有关。说来也是奇怪,据知情人士透露,某某聂姓宗主时常派人造访云深不知处,每次还都带上许多修仙法宝,大有要和蓝氏联姻的架势;这聂怀桑当真是野心不小,仙督的位子还没坐热,就想和蓝氏联姻,当真是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蓝景仪进来很是烦心。聂怀桑天天派人骚扰他,自己就差把清河闹得天翻地覆,他倒还是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景仪,不好了!大事不好!”蓝思追不顾家规和仪态,飞快地朝蓝景仪的方向跑去。  “思追,怎么了?什么事这么慌张?”蓝景仪起身给自己的好兄弟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呼,呼,呼”,好不容易顺了口气,蓝思追立马对蓝景仪说:“聂宗主这次正式向蓝氏下聘求娶你,泽芜君叫你快些过去!”“什么!怎么这么突然,我马上就去!”说罢,蓝景仪就朝着寒室跑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为何执意要娶景仪?”寒室内,蓝曦臣和聂怀桑对峙着。“怎么,难道是我给出的筹码不足以是蓝宗主心动?”聂怀桑随意地摇着折扇,模样轻佻,“就算你真有办法,我身为宗主,怎能不对族中子弟的终身大事上心。”蓝曦臣正襟危坐,与聂怀桑的目光交织到一起时,带着若有若无的火药味。“我既是要娶他,自然是带回家好好宠爱;这点不用你说我也知道。只要你同意,我立马复活金光瑶。”蓝曦臣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答应了。



这次先到这里啦


记一个脑洞

          聂怀桑在金光瑶死后势力渐渐扩大,对景仪日久生情,但景仪不喜欢他,后来聂怀桑逼蓝曦臣让景仪联姻,然后景仪为了蓝氏只好答应,最后也爱上了了聂怀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莫名感觉好狗血

    若早知至深爱,定一眼许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《迟诺》
    送给全世界最好的师姐。

晓薛---《幸好我没有放开你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重生了,可惜那时他已经被碾断小指,最该死的是,晓星尘也重生了,还被他撞见了自己的情讯,于是乎,薛洋就这样被晓星尘标记了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,你老子滚!”“阿洋,昨日之事是我不好,但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“你还敢跟老子提昨天的事,要不是你,我至于现在浑身都疼么!再说,你不是恶心我吗?那你干嘛还要标记我,不离我远远的?”薛洋气急败坏的地说道,说着说着竟留下了泪水。“阿洋,从前的事,是我不好,我不该一死了之,留你一人空守义城八年,最后还落得了那样的下场”晓星尘无比虔诚地看着薛洋:“那八年,你是怎样过来的,我都清楚,现在就让我好好弥补你,行么?”“呵”,薛洋额前的碎发挡住了他的脸,叫晓星尘看不清神色。    突然,他抬起头,满脸泪水的看着晓星尘说道:“为什么,我明明都下定决心这辈子不要再和你有一点瓜葛,可结果……晓星尘,我不用你负责,你只要以后再不出现在我面前,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阿洋…”晓星尘无比复杂的看着薛洋,上前不顾薛洋挣扎抱住了他,他抱的很紧,像是怕薛洋消失,“这辈子,就换我来爱你吧。”说罢,他小心翼翼地捧起薛洋如玉的脸,蜻蜓点水般在他唇上吻了一下,像对待一件珍宝,无比虔诚。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呆呆的看着晓星尘轻轻地覆上他的唇,又飞快地离开。他像是魔怔了一样,双眼定定地看着晓星尘,沉默片刻后,他笑了,笑容无比灿烂,眼眶里蓄满了泪水,可都不重要了,那个笑容,是少年两世为人笑的最开心的一次。良久,他开口道:“真是的,明明我都下定决心了,可还是没有逃不过你”随即,又摆出一副恶狠狠地样子,“但是,如果你要是背叛我的话,我就跑到你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,把你忘得干干净净,再找个比你优秀,比你爱我的天乾。”晓星尘在听前半句话的时候,还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对薛洋好,听到后面直接黑了脸,把薛洋搂的更紧,“不会的,阿洋放心吧,不论是这辈子,还是下辈子,我都不会抛弃你的,永远。”“但是,”晓星尘话锋一转,“如果阿洋将腻味了,想要离开我,那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,我也会将你抓回来,永远地禁锢在我身边,让你无处可逃。“看不出来啊,道长那么光风霁月的一个人,占有欲竟然那么强。不过,我喜欢!”薛洋话音刚落,晓星尘就感觉到唇上多了了一个软软的不明物体,原来是薛洋的唇,晓星尘只是愣了一下,随即用更激烈的吻回应。两人久久地纠缠在一起,谁也不能把他们分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从此,明月清风的晓道长就和那个可爱的小流氓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。”晓星尘对着怀里小女孩说道。“哇,那个小流氓可真幸福,有那么晓道长好的男人疼他,我以后也要那样一个男子,疼我宠我纵容我的一切!”
“好好好,以后阿涟想要什么样的男子,父亲都给你寻来可好?”“嗯嗯!”小女孩眨巴着大眼睛回应晓星尘。“阿涟,你先出去玩吧,我有点事情要和你父亲说。”薛洋黑着脸,恼怒一般地看着晓星尘。“好的娘亲!薛涟说完就一溜烟地跑了。“哎,你这个小兔崽子,都说了不要叫我娘…啊,晓星尘,你干嘛?”薛洋无语地看着晓星尘用他那双咸猪手在他腰上肆意抚摸。“阿洋,别生气了,那就是个故事,讲给女儿听着玩的。”“你还好意思提,不知道当初是谁哭着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叫我看了不忍心才和他回去。”薛洋故意夸大了当时的场景。“可是,某人不还是傻傻的上钩了?”“你!今晚你别找上我床了”说罢,就赌气地走了。晓星尘看着薛洋远去的背影,温柔的笑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幸好,这次他没有放手,抓住了他。